详 细 说 明
 
《荒唐王爷》


编剧:孙茂廷

新编历史剧《荒唐王爷》已由张家港市锡剧团演出

 

人  物     弘  昼----乾隆五弟,封和亲王。因行为怪诞,人称荒唐王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乾  隆----清高宗弘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高  恒----旗人,姓钮钴禄氏,官户部尚书兼盐运使,为乾隆派往扬州的钦差。其姐为乾隆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爱妃。因排行第八,人称八国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裴兴仁----扬州知府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李  氏----裴兴仁妻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芸  儿----裴兴仁女儿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保儿----弘昼长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曹大姑----扬州众乐园内春香楼老鸨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官员、宫女、太监、妓女、随从、兵丁等。
时  间    清乾隆年间。
地  点    北京、扬州。

(一)

           [京城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[四牌楼酒家门前。达官贵人们走来,扬州知府裴兴仁在忙不迭地恭迎客人。身后楼上不时
            地传来女子的嬉笑声与弹唱声。店家上。
店  家    回大人,按您的吩咐,一切都安排好了,请问何时开宴?
裴兴仁   八国舅一到就开,请稍待。
店  家    好咧!(下)
裴兴仁    嗨!
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唱)  都说行车要识路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哪知道做官的门道更是多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作县令好事做了无其数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十多载原地踏步未挪窝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自从巴结上八国舅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未到一年便将知府做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不用辛劳和吃苦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须是投其所好便升官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皇上喜功不喜过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我赶紧高调唱颂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表假把祥瑞报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说今年琼花盛开历代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圣驾若能扬州去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何愁登天无路途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为此我设宴专将高恒请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求他暗中来相助。
店  家     (上)裴大人,请的宾客已经到齐,八国舅怎么还不到呀?
裴大人    他说来的肯定来,再稍等一会。
            [高恒摇着扇子上。
高  恒     哈哈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(唱)  世人做官靠奔走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高某作官不用求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自从姐姐进宫后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连升三级似登楼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吏部侍郎方接手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又让我到户部来当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各地方州府官员争巴结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我乘机发展势力一网收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有道是树大根大方长久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有权无势终堪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裴兴仁本是我心腹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理当为其把事兜。
裴兴仁    (急迎上前)哎呀!八国舅。你老人家来啦!
高 恒    (鼻子里哼了一声)客人到齐了没有?
裴兴仁    早就到齐了,就差您啦!
高  恒     你呈报的扬州琼花盛开一事,皇上听了十分欣喜,已决定南下巡幸。
裴兴仁    (大喜)真的?这就好了。
高  恒     好什么?自古来扬州琼花只一株,你就不怕皇上到了扬州,发现你报的祥瑞是假的,杀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的头!
裴兴仁    八国舅放心!古时候流传的那株琼花早已没有,再说,聚八仙花和琼花差不多,我完全可以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假乱真嘛!
高  恒     亏你想得出这么个办法将皇上骗到扬州去。
裴兴仁    全靠八国舅从中周旋。只是皇上南巡,开支浩大,这事儿还望八国舅帮下官一把。
高   恒    扬州府富甲天下,皇上南巡是你的福气,还怕花钱?
裴兴仁    八国舅不知,下官为了操办这事,已经花费不少,再加上以往的请客送礼,府库早已亏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空。
高  恒     总共亏空多少?
裴兴仁    足有30万两。
高  恒     小事一桩。你回去后将皇上南巡的预算多造二百万两。
裴兴仁    可我亏空只有三十万两呀。造这么多预算?
高  恒     你有亏空,我就没亏空吗?
裴兴仁    这……
高  恒     放心!我是户部尚书,不管用多少银子都由我说了算。再说,这次南巡去扬州打前站的又是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,只要你让我开心,这点亏空还不好说?
裴兴仁   (会意)八国舅放心,我保证你老人家满意开心。
高  恒    (高兴地)好,那就好!(大摇大摆地进内,裴兴仁随下)
            [乞丐打扮的弘昼领着一群叫化子拿着莲湘上。
弘  昼    (唱)   嘻嘻嘻,哈哈哈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南清宫王爷成了一叫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烂衫破帽身穿戴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副莲湘手中拿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酸曲小调随意唱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无拘无束多潇洒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讨多讨少无所谓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为的是把民情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往日住的是大厦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哪知道民间房倒又屋塌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往日吃的是珍肴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哪知百姓啃地瓜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往日用银如流水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哪知百姓没钱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乞讨半月收获大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回去后再与皇兄将呱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对众乞丐)兄弟们,为了感谢你们不嫌弃我,带着我讨了这么多天的饭,今天我带大家到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四牌楼来玩玩,顺便请大家好好地吃上一顿。
众乞丐   (惊喜地)真的?
弘  昼    那还有假?走!(领众人便闯,店小二急拦住。弘昼打着莲湘唱)
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唱)    店家店家莫气恼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您是我的财神佬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积个德,行个好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作好事,有好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让我进去把钱讨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包你酒楼财运到。
店小二    不要唱了!你也不睁开眼睛好好看看,今天是谁请客?
弘  昼     谁?还不是哪位大款呗!
店小二    什么大款?是扬州知府裴老爷。
弘  昼     扬州知府跑到京城里来请客,这可是稀罕事,那我们更要进去看看了。(欲朝里闯)
店小二    不行!今天有京里来的大官在场。
弘  昼     京里的大官算什么,老子还是王爷哪!就是皇上在此,我也要进去。
店小二    一群臭要饭的,也不看看自己的面孔,象狗一样,你要是王爷,我还是皇上哪!赶快与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滚。
王  爷     你骂人?
店小二    骂你怎么样?我还要打你呢!(上前便是一拳)
王  爷     你竟敢打人,那就别怪我今天不客气了。(还手)
店  家     (上)什么事啊!
店小二     一个臭要饭的冒充王爷在这里闹事。
店  家     来人,与我打(一群大汉上,与弘昼开打)        
高  恒    (急出)这是怎么回事呀?连一顿饭都吃不安稳。
店  家    有几个叫花子在这里闹事。
高  恒    谁有那么大的胆量,闹到我的头上来啦!(一看)哎呀!我当是谁,原来是五王爷呀!
众          五王爷?
高  恒     你们瞎了眼啦,连五王爷都不认识,还不赔罪!
众  人    (磕头如捣蒜)请五王爷恕罪!
弘  昼    (讥讽地)不赶我滚啦!
店  家    小人有眼无珠,不知是王爷驾到!
高  恒    (对众大汉)真是一帮混蛋,还不快滚!店家,五王爷到四牌楼,也是你的造化,今天我请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客,还不快招待。
店  家    是……
弘  昼    (对众乞丐)好,今天八国舅请客,大家不用客气,上座!(众乞丐高兴地齐拥上前,围着桌子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蹲的蹲,站的站,吵吵嚷嚷)
高  恒    好,你们请用,我先告退……(急下)
           [裴兴仁从内出,悄悄下。
王保儿  (内喊)五王爷!(急上)哎呀!五王爷,你让小的找得好苦啊!
弘  昼   这么急火火地到处找我什么事?
王保儿  五王爷哎----
           (唱)    几日前扬州喜报到京城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说今年琼花盛开将春迎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众臣夸盛世才会现瑞景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皇上他巳定月底去出巡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南书房旨巳拟好传来口信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要你监国留守在京。
乞丐甲    (哈哈大笑)皇帝老儿上当了!
弘  昼     此话怎讲?
乞丐 甲   琼花是仙品,自古只一株。我在扬州讨饭时,到后土祠无双观内去过多次,从未见过第二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株,哪来的遍地盛开?
弘  昼     这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   (唱)   假的竟然说成真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扬州报喜是何因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联想起八国舅今日宴请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裴兴仁与他勾结定有隐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要前去把好戏看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岂能留守在京城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不如私下独自往----(转身欲走,忽又停下)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行哪!晚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皇上让我留在京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皇上的话儿是圣旨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抗旨便要判斩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赶紧闯宫去面圣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让他改旨放我行。(欲走又止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不行不行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皇上的脾气我清楚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当面直谏定不听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荒唐事只有用荒唐来应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保儿------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赶紧为我布置灵堂去守灵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就说我五更天时得暴病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未到半个时辰就命归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吹鼓手,要多请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和尚道士找百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府中上下全带孝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白帏帐幔布满庭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声势越大我越高兴,
王保儿     这……(犹豫)皇上前来吊唁识破咋办?
弘  昼     (接唱)  他若前来事就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[王保儿急下。
弘  昼      (对众乞丐)哈哈,兄弟们,跟我回府,帮我哭丧,不过要规规矩矩,老老实实。有你们的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饭吃,走!
             [众乞丐欢呼雀跃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(切光)


(二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[和亲王府大厅。王保儿带着众人在布置灵堂,弘昼上。
二叫化   王爷啊!你死得好惨哪……
弘  昼    你们现在哭什么?我还没死呢!等皇上来了,再使劲的哭。
二叫化   那……不成了演戏的了吗?
弘  昼    天地大舞台,人生一台戏嘛!
叫化甲   这……这么说我们讨饭也是演戏的了?
叫化乙   我们讨饭是没有办法。
叫化甲   你是王爷,除了皇上你最大,根本用不着演戏。
弘  昼     这……你们就不明白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(唱)   人都说皇家子孙多幸运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哪知身为王爷最苦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宫院高墙阴森森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整日苦坐紫金城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皇家生活多乏味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官场一套象念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部九卿把位排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假话套话骗煞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皇上虽是圣君主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事事岂能全查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何况天天听好话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假的千遍也成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为总理王大臣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理当为国来操心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直谏皇上却不睬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再讲他就把气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无奈才把荒唐学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装疯卖傻不正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放着富贵不去享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扮乞丐,学戏子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九流里隐真形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听多少盛世危言实心话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见多少民间疾苦和真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暗地里再把硕鼠蟗虫捉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但愿得天下永远能太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 [太监于内高喊“皇上驾到------”
众  人    王爷,皇上来了!
            [弘昼忙走至灵位前的尸床上躺下,将大红的盖尸布拉到身上盖好。乾隆率众太监上。
乾  隆    五弟呀!
            (唱)   噩耗传来你暴病亡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由朕魂飞魄散胆又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回思五弟生前事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桩桩件件倍心伤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想当年你我拜师把书读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偏偏你记性好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过目就不忘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父皇常把你夸奖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你不得意不张狂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时候布置的作业早完成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还常常帮我写文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细想想兄弟姐妹十多个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有你和我情谊最深长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 啊呀,五弟啊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自朕接位做皇上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封你五弟为和亲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可是你竟然不肯把朝上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顾玩耍性荒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亁清宫当着众人将尿撒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宗学府听讲把鬼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众官员多次将本上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要朕严惩莫商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哥念你为手足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多次推诿放一旁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母同生情非浅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盼着兄弟相爱得久长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谁知你半路竟然抛朕去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怎不叫人痛断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弟呀!(揭开盖脸的红布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面貌和生前还一样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富富态态、白白胖胖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就差睁眼把口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是不是正在把那戏词想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准备着唱一出《打棍出箱》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朕把你手儿托在掌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柔柔软软、温温热热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十指弯曲还如常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是不是魂儿依然在游荡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等待机会再还阳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朕再将你脚儿摸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抠抠捏捏、摇摇晃晃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关节未硬也未僵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是不是心中仍将哥哥想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奈何桥上未喝孟婆汤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哥知你生前最爱与猫耍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一天不见就发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为你阴间不寂寞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故而我带只猫儿来吊丧。
            (学猫叫)喵,喵……
            [第二声猫叫未了,就见弘昼大笑着坐起身来。
乾  隆    五弟,你也太不像话了!竟做出这种荒唐事情。五弟呀五弟!众官早有折子参你荒唐误事,要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朕惩处你,朕始终压着未发。可你不但不改,反而变本加厉,你你你……究竟想干什么?
弘  昼    我要到扬州去看琼花。
乾  隆    不行!太子年轻,你是他叔叔,理当帮他监国。
弘  昼    皇兄,现在天下太平,太子又聪敏过人,掌管几个月的国家,根本用不着我帮忙。可这扬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州琼花盛开可是百年难遇的盛事,你让我到扬州去看看热闹吧!
乾  隆    不行!朕圣旨已下,你一定要留下。
弘  昼    你……你不让我去,那我就死!(冲到停尸床前,将大红布扯起,便要躺下)
乾  隆    (急了)哎哎,你不要乱来。
弘  昼    (笑笑)臣弟做事从来就由着性子,不上规矩,我只要想死,你拦都拦不住。(将尸布盖在身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,又要朝停尸床上躺)
乾  隆    罢了罢了,朕答应你,让你和朕一起去扬州。
弘  昼    我不和你一起去!
乾  隆    为什么?
弘  昼    跟你在一起,一路上各地官员接呀送的,一点都不自由。我要去就带王保儿单独去。
乾  隆    那不行!你毕竟是个王爷,一个人单独走成何体统?
弘  昼    你不同意我就死!(说着又要朝停尸床上躺)
乾  隆    (无奈)好好好,朕答应你。不过,你给朕记住,到了扬州看过琼花后立即回京城。不要惹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祸。
弘  昼    知道了!多谢皇兄。
            (切  光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三)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扬州众乐园春香楼内。众妓女在候客。
妓女甲    听说今天有贵宾接待。
妓女乙    我早就知道了。
妓女甲    真的?
妓女乙    告诉你是京里来的大官!
妓女甲    喔?
妓女丙    (见妓女丁手里有一枝珠花,欲抢)给我,给我!
妓女丁    就不给!
妓女丙    那你告诉我是谁给你的?
妓女丁    就不告诉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曹大姑上。
曹大姑    别吵了,站好!今天要接待京里来的大官,是有身份,有地位,有权势的皇亲国戚。你们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要太轻浮,要有规矩,要讲究一点品味,要是有个差错,得罪了京里来的客人,我就要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客气了……大家快准备吧!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[裴兴仁上。
曹大姑    啊!知府大人来了。
裴兴仁    八国舅已到扬州,接待工作准备得怎么样了?
曹大姑    全都安排停当。大人只管放心!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(唱)  八国舅生平两大爱好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除了听戏就是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唱小杂调的戏子不难找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双庆班名声数最高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已派人把名角请-----
一家丁    曹姑姑,戏班子到了。
曹大姑    快叫进来。
家  丁     有请魏老板!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[弘昼内应:“来了----”上。
弘  昼     (唱)   扮成戏子扬州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高恒嗜好我知晓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是听戏二是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听戏爱听小杂调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越粉的戏儿兴致越高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双庆班中常玩耍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冒名顶替走一遭。
曹大姑     你就是魏老板?快来见过裴大人。
裴兴仁    (奇怪)咦!我们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。你……认识我?
弘  昼     我是个唱戏的,在不少官府中唱过堂会,大人这一说,我也觉得咱俩在哪见过。
裴兴仁    是吗?
弘  昼     不错,大人这面相在我脑海中印象很深。你瞧-----
             (唱)   相貌堂堂,气宇轩昂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生得一副好相貌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脑门宽,额头高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鼻子如钩嘴似瓢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眼睛细小世间少。
曹大姑    裴大人是个福相。
弘  昼     当然!
             (唱)  额头宽,戴官帽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鼻子如钩官运好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眼睛细小算计妙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见风使舵步步高。
裴兴仁    你们这些走江湖跑码头的就是嘴皮子上一套。
弘  昼     哎,裴大人,我这人从不说假话。
             (唱)   看你印堂锁眉梢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你眼前鸿运恶祸正相交。
裴兴仁    什么鸿运什么恶祸呀?
弘  昼     (唱)   一步走对鸿运当头照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一步走错飞来横祸赴阴曹。
曹大姑     不要胡说八道了,赶快扮戏去吧!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[弘昼哈哈一笑,领王保儿下。
裴兴仁     这唱戏的找到了,还有那姑娘呢?
曹大姑     姑娘好办!
             (唱)  春香楼姑娘多的是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任他拣来任他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人请看-----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个嫣红长多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生得丰满一身瞟。(见裴摆手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太胖了?那就绮云------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鸭蛋脸儿多瘦削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 小巧玲珑杨柳腰。(见裴又摆手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 那就春桃----(拉妓女丙上前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不胖不瘦好相貌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眉梢眼角透风骚。(见裴仍摆手)
裴兴仁    (唱)  京里的大官口味高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烟花巷里的女子不会要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能歌善舞长得俏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还要那黄花闺女头一遭。
曹大姑    (唱)  染缸难把白布挑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妓院里黄花闺女到哪去找?
裴兴仁    (唱)  不懂得琴棋书画的还不要,
曹大姑    (唱)  这事儿特难办实在没招。
裴兴仁    我特地替你带来一个。
曹大姑    (惊喜)真的?
裴兴仁     当然。难道我还骗你不成。
曹大姑    (四处张望)人呢?
裴兴仁     在外候着哪!(向后高声地)芸儿,芸儿-----
             [芸儿于内:“来了--------”款款上。
芸  儿     (唱)   姗姗步入众乐园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令人惊异又愕然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姑娘们眉毛描得如弯月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嘴唇涂得红又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身上穿着更大胆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粉臂半裸又露肩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眉眼之间传风情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步三摇浑身颤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此处不知何地方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女子竟然学下贱。      
曹大姑     好、好!果然眉清目秀,温文尔雅,出类拔萃,艳冠群芳。裴大人,你从哪儿找来的这儿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个宝贝?(众妓女也围上前来,啧啧称赞)
芸  儿     (问众妓女)你们是干……干什么的?
妓女甲    我们呀?(嘻笑)嘿嘿,是卖笑的。
妓女乙    对!也是卖肉的。
芸  儿     卖笑?卖肉?那……这是什么地方?
曹大姑    姑娘,我们这儿是妓女院。
芸  儿    (大惊)啊?! ……(摇晃欲倒,裴兴仁急上前扶住。曹大姑欲上前帮忙,裴兴仁示意其退下)
曹大姑   (对围观的众妓女)看什么?去去去,忙你们的去!(撵众妓女下)
裴兴仁   (急唤)芸儿,芸儿……
芸  儿    (慢慢地睁开眼睛)爹,你不是说让女儿到众乐园来陪八国舅吟诗作画的吗,怎么带我到这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肮脏的地方来?
裴兴仁    这儿就是众乐园呀!
芸  儿     什么?这儿就是众乐园?爹爹你……你……原来是在骗女儿呀!
裴兴仁    芸儿,爹爹该死,可爹爹也是没法子呀!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(唱)   悔不该一心想把官来升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暗地里巴结上司高皇亲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步走错步步错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陷进泥坑难脱身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还盼女儿把爹救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免被杀头遭斩刑。
芸  儿    这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 (唱)   你往日做官多清正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百姓赞誉不绝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为何要将邪路迈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偏起歪念把贪心生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世清名全抛尽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还骗女儿入火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可知清官大名刻青史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贪官万古要留骂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爹爹千万要清醒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切莫误已误后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道是人生走错不可怕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回头仍可重登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赶快送女儿回家去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立志反省重做人。(拉父亲欲走)
裴兴仁    迟了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唱)   皇上南巡早启程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此事弄假已成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面临升官杀头两条路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全凭高恒吱一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此人好色是本性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也是无奈才将此计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芸儿呀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要你今夜讨他心欢喜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爹爹我便可平步入青云。
芸  儿    (大惊)啊?!你……你只 顾自己前程,竟然不惜毁了女儿的一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 (唱)   一番话听得我心冷手抖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没料到爹爹他无耻之尤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为了自己升官路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此卑劣不知羞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竟送女儿入虎口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要我委身学下流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本贤淑纯洁女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怎么能自甘堕落坠青楼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毁了清白蒙污垢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将来一生怎抬头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越想心中越气愤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毅然回身出青楼。
裴兴仁    (急喊)芸儿-------(见芸儿止步,颤声地)芸儿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唱)   自从你母亲生病去世后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爹爹我辛苦抚育你十几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忘了是谁挽你把路走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忘了是谁背你上高楼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忘了是谁教你把书读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忘了是谁供你乐无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真忍心见父有难不相救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真忍心让父抛尸在街头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难道说你心真是铁石做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难道你真要为父给你来磕头?
芸  儿     我……我……
裴兴仁    我……我……求你了!(“卜通”跪下)
芸  儿    (惊骇地)爹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  (切 光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四)
            [众乐园内水榭。月夜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[弘昼对着月儿沉思。
弘  昼    (唱)   碧海捧出月一轮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四周寂寂悄无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对着皎皎月下景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心不停却翻腾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裴兴仁谎报祥瑞是何意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八国舅与他之间何隐情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我乔装戏子将园进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为的是把事探明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谁知四下暗察访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缘由仍然未弄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皇上南巡不日到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怎不让人急在心。
      &nbHTTP/1.1 401 Access Denied 魈焱鹾畹模炜旎罨畹卦趺聪胨览戳耍?BR>弘  昼    姑娘,你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呀!
          (唱)   你别看唱戏的今个王侯明员外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谁知道多少悲苦在胸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钱人将你当玩物来看待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唱堂会陪花酒处处拿你把心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时候卖艺还要将身卖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拜干爹认干娘为的平安把日挨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年四季漂泊在外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脸上装笑心里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不想活已不派,
        ,           我今想死才应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虚张声势)让我去死,让我去死。
芸  儿    (忙紧紧拉住)戏子大哥,你千万不能死!
弘  昼    为什么?
芸  儿    自古道“好死不如赖活着”。
弘  昼    姑娘,你既然如此明白,自己为什么还要死呢?
芸  儿    (叹了口气)因为,我……我对这个世道已经绝望了。
弘  昼    绝望了?姑娘,你看,这月色多美,这夜空多蓝,这世界不是好得很吗?
芸  儿    你不用劝我了,劝也没有用,你还是赶快走吧!
弘  昼    好,我走,让你死!我走了,拜拜!(转身而去)
芸  儿    (抬头望了望天空和四周)这天、这地、这月色确实很美,可我的心却死了。(转身弯腰放好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石头,站了上去,正要自尽,却发现弘昼又吊在丝结上)怎么又……又是你?
弘  昼    怎么就不能是我?
芸  儿    你刚才不是走了吗,怎么又回来了?
弘  昼    是啊!我刚才不是走了吗,怎么又回来 了?
芸  儿    我问你哪!
弘  昼    我也在问我自己哪!我刚才确实是走了,可不知怎么的又走回来了,恰恰又套在这丝结里,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偏偏还遇到你。姑娘,看来你我今天命不该绝,不能死。
芸  儿    这……
弘  昼    这可是天意呀!天意不可违呀!
芸  儿    真的?
弘  昼    当然!姑娘,你现在可以将你寻死的原因告诉我了吧!
芸  儿    这……(犹豫)
弘  昼    姑娘,不要怕。有什么事儿你说出来,说不定我能帮你。
芸  儿    你……能帮我?这是真的?
弘  昼    当然。四海之内皆朋友嘛!
芸  儿   (哽咽地)那……我就告诉你。戏子大哥啊!
           (唱)   未曾开言泪先流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万般痛楚涌心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本是官家女年方豆寇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怎晓得人心险恶无耻之尤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一天父亲房中来问候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见父亲愁眉紧锁满面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说是平日待民太宽厚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家家赋税难交常免收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京城里官员来此都伸手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没奈何只好透支来应酬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谁知道府库亏空事泄漏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朝廷里派钦差追查根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按律抄家还要斩首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吓得我二目不住泪双流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说那八国舅爱好书画还有救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要我只身前往去应酬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古缇萦舍身能把父来救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为爹爹我只得含泪来点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到那今天到了众乐园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方知事情根与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原来父亲是禽兽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为乌纱竟将女儿推下深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此世道多丑陋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令我心灰万事休。
弘  昼    (愤恨地)天底下竟有如此混账钦差和父亲!姑娘,你千万不能死,要想办法和他们斗!
芸  儿    和他们斗?
弘  昼    对! 
            (唱) 你读诗书不算少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应知那做人的准则和信条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生一世虽短暂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性命岂能随意抛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蝼蚁尚知活着好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蜂儿临危从不逃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明知螫人身也死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毅然攻之决不饶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今一死何足道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随风而逝如鸿毛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百姓依旧要受苦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贪官仍然乐逍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此禽兽不惩处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理人伦全颠倒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此赃官不严办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江山社稷岂不糟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为了国家和百姓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何不奋起斗一遭。
芸  儿     这……(犹豫)
弘  昼     姑娘,不能再犹豫了。
芸  儿    (担忧)我……一个弱女子,势单力薄,能斗得过他们么?
弘  昼    别看他们眼下肆无忌惮,可他们做的毕竟是见不得人的事,你只要听从我的安排肯定能将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们绳之以法。
芸  儿    (终于下定决心)我……豁出去了!你说吧,现在怎么办?
弘  昼    (附耳低声地)如此如此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   (切 光)

<五>
           [夜。春香楼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[红烛高烧,一女子穿着吉服,顶着大红盖头端坐在红罗账中。
           [高恒在裴兴仁的陪同下上。
高  恒    哈哈!
           (唱)   扬州自古称繁华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淮左名都实堪夸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十四桥月辉洒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九州罕见是琼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菜肴盛名传天下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烹炒熘蒸味俱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各样景致都赏罢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青楼来会解语花。
裴兴仁     曹大姑,快来见过八国舅!
曹大姑    见过八国舅!
裴兴仁    八国舅是皇上南巡的先行,你要好好接待才是啊!
曹大姑    那当然,姑娘早就准备好了。你瞧,梳洗打扮好了坐在那儿等您哪!八国舅您是先听戏还是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先入洞房啊!
高  恒     是哪个戏班子呀?
曹大姑    双庆班魏长生弟弟魏四老板。
高  恒     魏四老板的戏我看过,你去关照他,皇上南巡不日就到扬州,到时候请他在庆典上演一出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天官赐福》
曹大姑    好,我这就去。不过,国舅爷放心,到时候一定请魏四老板拿出生平绝技,演上一出好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戏。请国舅爷入洞房。
高  恒     慢!我的规矩你知道吗?
曹大姑    八国舅逛窑子,不是黄花闺女不要。这个规矩,谁人不知,哪个不晓啊!
高  恒     那她-------(指账中)
曹大姑    绝对是个清倌人。
高  恒    (大笑)我说曹大姑呀曹大姑,你们开妓院的那一套手段我还不知?向人介绍姑娘时,没有一
            个不说是清倌人。就像我们官场上,大家一讲起来,都是清官,可实际上,哪来真正的清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官?
曹大姑   八国舅说的确实是这么回事。不过,我, 曹大姑就是有天大的胆,也不敢来糊弄您老人家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呀!实话对您说了吧,芸儿不是我们众乐园的人,她是我们裴大人亲自从外面带来的。
高  恒    噢?裴大人,这姑娘……
裴兴仁   (示意曹大姑退下)实不瞒八国舅,这姑娘是下官的……亲生女儿。
高   恒   (一怔)这是真的?
裴兴仁   (点点头)她叫芸儿,今年刚交一十六岁,琴棋书画无一不通,无一不晓。
高  恒    (感动地)哎呀!裴老弟,你这样真心实意地对待于我,我也不能亏待于你。原先讲好的二百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万两银子中有你三十万两,现在我多给你二十万两。(从怀中掏出一叠银票,抽出一张)这是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十万两,拿去吧!等皇上南巡以后,我保举你为吏部侍郎。
裴兴仁   谢谢八国舅大恩。
高  恒    好了,好了,你快走吧!
裴兴仁   是,下官告退!(喜孜孜地下)
高  恒   (望着账中顶着大红盖头的姑娘,喜不自胜地)哈哈!
           (唱)  红烛高烧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流苏低垂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红绡账里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端坐一美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朵鲜花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含苞欲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似杯美酒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未饮先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急上前去把衣解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鸳鸯戏水乐开怀。
            (上前揭开盖头欲抱,发现盖头下不是什么姑娘,原来却是弘昼,不由得惊倒在地)啊?! 五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爷。怎……怎么是您?
弘  昼    怎么就不能是我?
高  恒    您……您不是奉旨为太子监国了吗?怎么又跑到扬……扬州来了?
弘  昼    许你来就不许我来?好啊!我说你们一个个为什么争着、抢着要来扬州来,原来这地方不仅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热闹好玩,还有姑娘三陪,更重要的是,还有银子可赚,还能发财。
高  恒    不不不!五王爷误会了,吃吃花酒,听听戏,这事儿是有的,至于贪赃枉法,侵吞国家银子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的事,绝对不敢做。
弘  昼   你就不要狡辩了!刚才你和裴兴仁的对话我都听见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 (唱)  真人面前莫撒谎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你们俩刚才是不是在分赃?
高  恒    这……
弘  昼   (唱)  他拿女儿讨好你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用银子作嘉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狼狈为奸来勾结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肚子里全是花花肠。
高  恒     这这……
弘  昼    (唱)   今日就拿你们去见皇上,
高  恒    (跪求)五王爷,万万高抬贵手!
弘  昼    嘿嘿!
            (唱)   要我放你们一马好商量。
高  恒    (试探)您是说……
弘  昼    (唱)   你们二人吃肥肉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能不能让我也来喝口汤。
高  恒    应该应该!只要五王爷张口,要我的脑袋也给。
弘  昼    你的脑袋还要留着吃饭,我不要,只是你们这次赚的银子……
高  恒    (试探地)您要多少?
弘  昼    一百万两。
高  恒    什么?你要这么多呀!
弘  昼    你们这次赚了二百万两,我不过才要你们一半,你就心疼了?
高  恒    可其中五十万两, ,我已经给了裴兴仁了呀!
弘  昼    那我不管,反正我就要这么多,给不给你看着办吧!(说着起身欲走)
高  恒    哎哎哎……别走,别走。(忙拉住)就依你,一百万两。
弘  昼    我要现的,不赊账,拿银票来!
高  恒    有有有。(从怀中掏出一叠银票)这是一百万两,你看清了。
弘  昼    不用看,八国舅的为人我还能不相信吗!(大笑而去)
高  恒    (懊恼地)嗨!半路上遇上个打劫的……
            (切  光)

 (六)

           [半月后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[扬州后土祠无双观内。无数的琼花盛开,甚是壮观。高恒与裴兴仁领着地方官肃立恭候在
           彩棚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[太监于内高呼“皇上驾到------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[音乐声中,乾隆在众宫女和太监的导引下,上。
众官员  (齐齐跪呼)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!
乾  隆   众卿听了!盛世出祥瑞,国富民安康。今逢扬州琼花盛开,实乃社稷之福,百姓之福也!
            (唱)   天朗国富万民殷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琼花盛开将春迎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千年盛景今方见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青史留芳永记铭。
 高  恒    (唱)  春秋轮转见荣枯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维扬琼枝又复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百官一口夸盛世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河清海晏万民愉。
裴兴仁    (唱) 谁见石上种桑麻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琼枝盛世遍开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但得瑞气传千古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散入九州百姓家。
裴兴仁    (高声地)庆典现在开始-----
             [鞭炮轰响,鼓乐齐鸣。两个加官跳向前来,两人手里各拿着一条长幅,一条上写着“风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调雨顺”,另一条上写着“国泰民安”。两个加官下去以后,弘昼扮钟馗率众小鬼(王保儿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等扮)上。钟馗喷火,众小鬼前滚后翻,钟馗以手相招,芸儿内唱:“满腔悲愤满恨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[芸儿扮李慧娘鬼魂在烟雾中飘飘忽忽上。
芸  儿    (唱)  我本是一弱女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受侮辱,遭欺凌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今日里冒死君前诉怨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可叹世道人情薄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图私利灭人伦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贪官污吏,无恶不作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中饱私囊,迫害百姓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欺上瞒下以假乱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恳求判官伸正义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捉尽恶鬼照乾坤。
高  恒    今日乃是庆典,你这个钟馗上台来干什么?
弘  昼    扬州邪气太重,恶鬼横行,俺特来捉鬼是也!
高  恒    要捉什么鬼,下去,下去!
乾  隆    慢着!扬州有何恶鬼,你给我讲出来,如果讲得不假,朕可以不治你罪,如果你讲不出,朕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今日定不饶你!
弘  昼    好!(对芸儿)你大胆讲!(下)
芸  儿    是!
           (唱)   扬州恶鬼不少见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其实就在君面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们都有两张脸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白天为人夜里变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化作人时难分辨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眼睛鼻子样样全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身穿官服多体面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阿谀奉承嘴巴甜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夜里老把原型现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官狰狞不周全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狼心狗肺坏透顶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朋比为奸结成圈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为了私欲能满足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蒙蔽圣听搞欺骗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皇上啊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一恶鬼是裴兴仁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欲壑难填最贪心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挪用库银三十万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谎报瑞景骗圣君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女儿当作礼品送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无耻之徒他为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更大的恶鬼是高恒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钦差当得真消魂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吃喝玩乐都不算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明知是假还当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谎报预算没得底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下联手将银吞。
裴兴仁    你是什么人,敢在皇上面前一派胡言!
芸  儿     你不认识我了,我是你的亲生女儿芸儿呀!
裴兴仁    什么?你……你是芸儿?
高  恒     裴知府,你不是说你女儿投河自尽了吗,怎么又成了戏子在这里胡说八道?
裴兴仁    这这这……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?
乾  隆     高恒、裴兴仁!
高、裴   (慌忙上前跪下)万岁!下官在。
乾  隆    此女子刚才所讲,可是事实?
裴兴仁   不不不,完全是一派胡言!
高  恒    万岁,裴知府的女儿早就死了。
芸  儿    不!万岁,裴兴仁的女儿没有死,我就是被他拿去送给高恒作礼品、愤恨自尽又被人救活的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亲生女儿芸儿。(跪下)务请万岁惩治贪官,为小女子和扬州的百姓伸张正义。
裴兴仁   不!万岁,此人不是下官女儿,她本是一个青楼女子。
芸  儿    裴兴仁,你难道连亲生女儿也不认了?
裴兴仁   我没有女儿,我女儿早就死了。万岁!这个狠毒的青楼女子,上次想敲诈下官,没有得逞,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今日乘机陷害于我,请万岁明察!
高  恒    万岁!此人确是青楼女子,我昨天夜里在众乐园的春香楼里还见过她。裴兴仁刚才所讲句句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是实。
乾  隆    (大怒)搅乱庆典,诬陷大臣,该当何罪?来人哪!将这个胆大妄为的青楼女子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给我绑去砍了!
众侍卫    是!(上前抓住芸儿,架起便走)
芸  儿    (急喊)万岁!小女子还有凭证。
乾  隆    (挥手示意,侍卫们将芸儿放下)凭证何在?
芸  儿    (向后高喊)抬了上来!
            [王保儿与一随从, 抬一大箱子上。至台前放下。
芸  儿    万岁!凭证就在这只箱子里。
乾  隆    将箱子打开。
           [两侍卫上前,打开箱子,弘昼从箱子里站起身子来。
  众      (惊愕)五王爷!
乾  隆    五弟,怎么是你?
芸  儿    (上前)万岁!五王爷和高恒、裴兴仁合伙贪赃,他才是最大的后台。
乾  隆    五弟,这女子说的可是事实么?
弘  昼    没错,句句是真。
乾  隆    (不相信地)你……你真的与他们二人合伙贪赃?
弘  昼    对呀!皇上这次南巡,整个预算被他们两人加大了二百万,他俩分赃时,正好被我听到,我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想不捞白不捞,捞了也白捞,便向高恒要了一百万两。你看,这是高恒分给我的银票。(取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银票递上)
乾  隆    (大怒)高恒、裴兴仁!你二人还有何话可说?
高、裴    (慌忙跪下)下官该死,万岁饶命……
乾  隆    押了下去!
            [众侍卫押二人下。
弘  昼    好!好!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,时候一到,善恶全报。
乾  隆    和亲王,你知罪么?
弘  昼    臣弟不知罪。
乾  隆    你见利忘义,竟与贪官分赃,还不知罪,来人哪!
众侍卫    有!
乾  隆    给朕重责四十大板!
众侍卫    是!(上前将弘昼按倒,举起板子便打)
芸  儿    (扑上前去,趴在弘昼背上,大喊)冤枉-----, (众侍卫停手)
乾  隆    讲!
芸  儿    万岁呀!救小女子命的是五王爷,让小女子扮鬼到御前告状的也是五王爷,五王爷为了取得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高、裴二人贪赃的证据,故意参加分赃,他……他不但没有罪,还有功啊!
乾  隆    这……(挥手示意,众侍卫退下,乾隆上前,将弘昼扶起)五弟,朕错怪你了,想不到你平时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上去荒唐,其实胸中仍怀一片报国之心啊!回京后,除了出兵征讨等国策,一般的朝廷政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事朕都交于你处理。
弘  昼    (连连摆手)不能不能,万万不能!皇上若想嘉奖于我,就让我自在荒唐,活得个快快乐乐。
           (切  光)

尾      声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[弘昼与一群叫花子上。
众  人    (唱)    嘻嘻嘻,哈哈哈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哈哈嘻嘻,嘻嘻哈哈,
弘  昼    (唱)   南清宫来了我一王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对莲湘手中拿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爷不做做叫化!
众  人    (唱)   做叫化,做叫化!
弘  昼    (唱)   真真假假都是我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无拘无束多潇洒。
众  人    (唱)   多潇洒,多潇洒!
弘  昼    (唱)   但愿天下百姓福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海升平人人夸。
众  人    (唱)   人人夸,人人夸!
           [尼僧打扮的芸儿与众百姓向弘昼致意。
           (切光)

-----剧终
2006年2月25日五稿于盐城
 
 

点击数:16197  录入时间:2009-10-14 16:47:03 打印此页】 【关闭
 
最 新 资 讯
剧 作 赏 析
理 论 研 究
艺 术 成 就
戏 剧 杂 谈
新 剧 本 通 稿
艺 术 档 案
剧 作 家 风 采
散 文 随 笔
《盐城戏剧》
访 客 留 言
联 系 我 们
 
     首 页  |  最新资讯  |  剧作家风采  |  剧作欣赏  |  戏剧杂谈  |  散文随笔  |  访客留言  |  联系我们
     Copyright @ 2009-2010 版权所有 盐城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剧目工作室(盐城市戏剧艺术研究所/46821207-0)
     备案号: 技术支持: